校長分享
選一雙適合自己的鞋

選一雙適合自己的鞋

一個男孩子出生在布拉格一個貧窮的猶太人家裡。他的性格十分內向懦弱,沒有一點男子氣概,非常敏感多愁,老是覺得周圍環境都在對他產生壓迫和威脅。防範和躲災的想法在他心中可以説是根深蒂固,不可救藥。

看來懦弱、內向的他,確實是一場人生的悲劇,即使想要改變也改變不了的。因為他的父親做過努力,看來已經毫無希望了。

然而,令人們始料未及的是,這個男孩後來成了20世紀上半葉世界上最偉大的文學家,他就是奧地利的卡夫卡。

 

卡夫卡善用自己的性格

卡夫卡為甚麼會成功呢?因為他找到了合適自己穿的「鞋」。他內向、懦弱、多愁善感的性格,正好適宜從事文學創作。在這個他為自己營造的藝術王國中,在這

裡,他的懦弱、悲觀、消極等弱點,反倒使他對世界、生活人生、命運有了更尖銳、敏感、深刻的認識。他以自己在生活中受到的壓抑、苦悶為題材,開創了文學史上全新的藝術流派--意識流。他在作品中,把荒誕的世界、扭曲的觀念、變形的人格,解剖得淋漓盡致,從而給世界留下了《變形記》、《城堡》、《審判》等許多不朽的巨著。

文章節錄:知識雜誌(11月刊)

校長黃悅明博士
11-12-2017

龍應台:我為什麼要求你讀書? ─ 這是我聽過最好的回答!

龍應台:我為什麼要求你讀書? ─ 這是我聽過最好的回答!
本文是龍應台記錄下兒子21歲時他們的一場對話……

 

那天我問你,「你將來想做什麼」,我注意到,你很不屑於回答我這個問題,所以跟我胡謅一通。

 

從18歲開始失業的畫家

還記得我們在德國時遇見的那個畫家─提摩嗎?他從小愛畫畫,在氣氛自由、不講究競爭和排名的德國教育系統里,他一會兒學做外語翻譯,一會兒學做鎖匠,一會兒學做木工。畢業後找不到工作,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三年又過去了,現在,應該是多少年了?我也不記得,但是,當年他失業時只有18歲,今年他41歲了,仍舊失業,和母親住在一起。

沒事的時候,他就坐在臨街的窗口,畫著長頸鹿。在他筆下長頸鹿的脖子從巴士頂伸出來,穿過飛機場,走進一個正在放映電影的戲院……它睜著睫毛長長的大眼,盯著一個小孩騎三輪車。

因為沒有工作,所以他沒能結婚,自然也沒有小孩。事實上,他一直過著小孩的生活,可是,他的母親已經快80歲了。我擔不擔心你將來變成提摩?老實說,是的,我也擔心。

 

把你當「別人」並不容易

我記得我們那晚在陽台上的談話,你說:「媽,你要清楚接受一個事實,就是你有一個極其平庸的兒子。」你坐在陽台的椅子里,背對著大海。那是清晨3點。

 

如果你願意去給河馬刷牙

「你哪裡『平庸』了?」我說,『平庸』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我將來的事業一定比不上你,也比不上爸爸 ─ 你們倆都有博士學位。」聽到這句話,我有點驚訝。

「我幾乎可以確定我不太可能有爸爸的成就,更不可能有你的成就。我可能會變成一個很普通的人,有很普通的學歷,很普通的職業,不太有錢,也沒有名。一個最最平庸的人。」

「你會失望嗎?」

現在我已忘了當時跟你怎麼說的,說我不會失望,不管你做什麼我都高興,因為我愛你?或者很不以為然地跟你爭辯「平庸」的哲學?或者很認真地試圖說服你 ─ 你並不平庸,只是還沒有找到真正的自己?

我不記得了。但是,我可以現在告訴你,如果你「平庸」,我是否「失望」。

對我最重要的,不是你有否成就,而是你是否快樂。而在現代的生活架構里,什麼樣的工作比較可能給你快樂?第一它給你意義,你的工作不把你綁架,讓你做工作的俘虜,第二,它給你時間,容許你去充分體驗生活。

至於金錢和名聲,哪裡是快樂的核心元素呢?假如橫在你眼前的選擇是到華爾街做銀行經理或者到動物園做照顧獅子河馬的管理員,而你是一個喜歡動物研究的人,我就完全不認為銀行經理比較有成就,或者獅子河馬的管理員「平庸」

每天為錢的數字起伏而緊張而鬥爭,很可能不如每天給大象洗澡,給河馬刷牙。

當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義,你就有成就感。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不剝奪你的生活,你就有尊嚴。成就感和尊嚴給你快樂。

我怕你變成畫長頸鹿的提摩,不是因為他沒錢沒名,而是因為他找不到意義。我要求你讀書用功,不是因為我要你跟別人比成就,而是因為,我希望你將來擁有更多選擇的權利選擇有意義、有時間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謀生。

如果我們不是在跟別人比名比利,而只是在為自己找心靈安適之所在,那麼連「平庸」這個詞都不太有意義了。「平庸」是跟別人比,心靈的安適是跟自己比。千山萬水走到最後我們最終的負責對象,還是「自己」二字。因此,你當然沒有理由去跟你的上一代比,或者為了符合上一代對你的想像而活。

 

文章節錄:華夏文摘

校長黃悅明博士
24-11-2017

讓你的孩子投入學習

一位老教授從大學退休後,過著悠閒安靜的生活。在他的住所外有一個公園。老教授最享受一邊聽古典音樂,一邊欣賞公園的景色。一個夏天的早上,當老教授陶醉於巴哈和莫札特的樂聲中,一群跳街頭舞蹈的年青人來到了公園。整個早上,他們的笑聲、嬉戲聲和從他們那特大喇叭中所播放出的樂與怒音樂響徹公園。縱使老教授關上所有窗戶,外面嘈雜的聲音依然淹蓋了莫札特的樂章。這種喧鬧持續了好幾天,老教授覺得忍無可忍,認為是時候終止這班年青人的滋擾行為了。但用什麼方法才對呢?報警麼?這是早上,警察大概不會受理,出外喝止麼?年青人反叛,不會理睬長者的話。況且這些年青人有的是時間,若得罪了他們,以後的滋擾將更嚴重。最後,老教授決定運用心理學的知識,消滅這群年青人在他家門前玩樂的動機。

一天早上,當年青人盡興後準備離開時,老教授從屋裡走出來,告訴他們自己的生活太清靜了,很想增添一些生氣和活力。他十分喜歡聽到他們的笑聲和玩樂的聲音,並答應如果他們第二天再來玩樂,每人便可得到美金10元。這種便宜的交易年青人豈會放過?他們第二天如期赴約,而且唱得跳得特別起勁,什麼翻筋斗、大迴旋的雜耍也使出來了。老教授請他們第三天再來,仍給予每人美金10元的酬勞。如是者年青人到公園玩樂了三天,每次老教授都給予每人美金10元的酬勞。到了第四天,老教授告訴他們自己是個退休老人,無力再給予他們酬金了。年青人憤然說他們是不會免費提供跳舞娛樂的。結果這群年青人再沒有在公園出現了。

文章節錄:林瑞芳‧唐瑩(2014):《讓你的孩子投入學習》,香港,香港大學心理學系,第5-6頁

校長黃悅明博士
24-11-2017

訪客人次:3146956仁愛堂田家炳小學Y.O.T. Tin Ka Ping Primary School
地址:新界將軍澳唐俊街3號Address : No.3 Tong Chun Street Tseung Kwan O
© 2017 版權所有電話:2457 1302傳真:2246 3506
Powered By Friendly Portal System 8.09